一个优秀的酷盖

喜欢胜过所有道理 原则抵不过我乐意

“我有我的国王,我是他的不二之臣,我愿为他摇旗呐喊,也愿为他战死沙场”

爱是盔甲,不是软肋。

论林在范与李泽言的兼容度

1.喵系男孩
2.傲娇鬼
3.口是心非
4.外表冷冰冰的但其实软萌易推倒
5.我编不下去了

赶在最后一天的打卡…
微氪金玩家的胜利…

【谦宜】重拾坠欢04

失踪人口回归
04
这几天所有工作人员都感受到两个人之间关系的不同,从之前的流畅变得尴尬。
当导演叫住准备去休息的自己的时候,段宜恩就知道导演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金有谦这小子还和以前一样,一点都不会掩饰自己的感情,无论心里想的什么都写在脸上,生怕别人不知道。段宜恩想道。他们公司应该将来会希望他转型去做演员,真不知道这样的人该如何做演员。
“我看过你以前演的角色,你是有演技的人,这也是我同意你跟有谦搭档的原因。他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需要一个人来引导他进入正确的状态。我不想知道你们之前发生过什么,也不好奇你们之间刚发生了什么,我希望你能好好跟他谈谈,也希望你能在拍摄的时候多引导他。观众是想看你们‘热恋’状态,不是看‘冷战’,我也会提醒他的,反正就今天的拍摄质量是达不到要求的。今天先这样吧,明天重新拍今天的内容,希望你们明天表现得好一点。”导演一边说,段宜恩一边点头答应,心里却有点心情复杂。他知道对于真人秀来说导演要求重拍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两个人表现太糟糕了。这种表现肯定从导演到工作人员的心里都减分不少。段宜恩叹了口气,原来还是要和以前一样,每次金有谦莫名其妙的发脾气,都要最后自己去安慰他给他顺毛才行。
这或许就是命吧,段宜恩扯了扯嘴角,走向了金有谦的化妆室。
金有谦坐在化妆椅上,头微微后仰,闭着眼,嘴角下垂着,微蹙着眉头,看起来像是在小憩,却又睡的并不安稳。
段宜恩就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细细的打量着他。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这么认真的看过金有谦了。段宜恩记得自己曾经看过一本书,书里的师兄的睫毛又长又密,他们学校里的女生都想窝在他的怀里数他的睫毛。然后段宜恩就真的这么干了,那天他就窝在金有谦的怀里,一遍一遍的数着金有谦的睫毛。
那好像是自己最后一次那么认真的看着他。
金有谦还是跟以前一样像是个睫毛精,睫毛的阴影打在他的脸上平添了几分静谧,让他看起来那样的孤独又增添了几分神秘的美感。他的五官并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完全褪去婴儿肥让他的下颌线变得明显而犀利,瘦削的脸庞更显得五官立体,他早已完全成长为一个大人了,却还带着小孩子的脾性,即使在娱乐圈里呆了那么久。
段宜恩知道金有谦家里很有钱,只不过在报考了模特系之后就跟家里半断联系了,好像是家里不愿意金有谦做这种抛头露面的“不正经”工作。在和自己在一起之后,他父亲一气之下就把金有谦赶出家门了,金有谦也因为这个一直没有回去过。
他应该是跟家里和解了吧。否则他不可能发展这么顺利的吧。段宜恩想。其实自己离开了金有谦也挺好。当初金有谦跟自己在一起有一半原因是逆反心理,就想做点刺激的事刺激刺激家长,他并不是天生弯的,平时在路上看见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小姐姐们目光也会忍不住一直往那边瞟。很多事情段宜恩并不是不知道,他只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而已。
“你怎么在这里?”金有谦一睁开眼就看到了坐在自己身旁发呆的段宜恩,有点紧张的问了一句。
“导演嫌咱们状态不对,叫咱们谈谈。”段宜恩揶揄似的说,眼角也微不可查的弯了一下。
“他骂你了?”金有谦立刻有点紧张的问道。
“就是批评了我几句,毕竟有点耽误拍摄进度了。”段宜恩摇了摇头。
金有谦这才松了口气。
气氛突然在这一刻变得尴尬。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却没有一个人张口。
最后还是金有谦首先打破了僵局。
“对不起,那天我是有点冲动。”

最近真的很忙
不知道有没有人记得我
不会弃坑的qaq
五一趁假期休息了几天又要忙了
等七月份一定回来!
我又有了新脑洞等我开新坑
爱你们

【洋灵/灵洋】后来的我们01

本文多cp分章节

BE预警

本章洋灵洋无差

以后可能出现的cp:异坤 杰芙 长得俊等

私设如山 实力ooc

有合适的cp和梗可以在评论里和我交流

缓更 之后的每章都可作为独立章节食用

=======================================

00

故事到最后,是两个人老死不相往来,一个远赴他乡,一个不愿回忆起对方。

01

敲完“全文完”三个字,灵超像是卸下了一个大包袱,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抬头一看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了。

时间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些许痕迹,但也不甚明显。但确实和他十几年前那张17岁充满胶原蛋白的脸庞不同了。变得更加瘦削,但更加成熟更加具有男人味。

看着眼前这个沉稳瘦削的宅男,很少有人会相信,这个人在十几年前曾是大火综艺走出来之后被公司主捧的男团成员,和公司里的其他三个人组成的组合有着大量的粉丝基础,热度似乎不比当初那大火综艺出道的九人男团差很多。

只是这条路比他想象的还要难。他知道做艺人很辛苦,他以为参加节目的那四个月就是极限了,可出道之后才发现,出道之后的压力要远比在节目中大。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聚集在这特定的几个人身上,他们准备的时间并不可能很长,但对他们的要求却很高。他以为参加节目的那四个月受到的人参已经足够多了,可没想到出道之后来着各路“路人”“黑粉”的冷嘲热讽和辱骂如同洪水惊涛一般向他涌来。

他以为他能和木子洋长久走下去,可最后还是他迫从了现实,选择了放手。

他无法不爱上木子洋,他无法不珍视木子洋,所以他不忍心把心甘情愿给出自己一切的木子洋毁掉。

 

他想起了自己刚进公司的时候,自己还有点矮,稍微带点土气和傻气,而那时候的木子洋,已经是上过米兰时尚周的模特,所以那个时候的自己,看着木子洋,羡慕和自卑的情绪一并弥漫在自己的心头。

可木子洋丝毫没有嫌弃自己的意思,他温柔地介绍了自己,介绍了卜凡和岳岳,带自己熟悉了宿舍,带自己吃了饭。

后来自己就愿意黏着木子洋了,吃饭睡觉练习都要跟着木子洋,甚至连去卫生间都要和木子洋一起。木子洋自然是发现了灵超的不对劲,有一天笑着摸了摸灵超的头,说:“小弟,你不怕别人叫你跟屁虫嘛。”

灵超也明白是自己黏木子洋黏得太紧了,后来也慢慢的跟其他练习生熟稔了起来、

木子洋提醒灵超,不是因为自己厌烦了灵超,只是担心其他人会因此对灵超有看法而已。他是真的心疼这个弟弟,瘦的只剩骨架一样,公司因为一些资金周转问题伙食也不是太好,灵超自己又挑食挑的厉害,木子洋没办法,每天带着灵超去楼下便利店,用自己的钱给他买些吃的。

 

那个时候灵超已经上高中了,高中课业紧,压力又大,再加上训练任务也重,所以三个人平时一到休息时间就忙着给灵超张罗着补习和帮忙补作业。

木子洋平时自诩大学本科毕业生,但作为一个文科生,一看到数理化公式满天飞就头大了几分,语文也学的一般般,也就这英语还勉强拿得出手,再加上灵超还算听木子洋的话,所以每天看着灵超背单词听听力做阅读的任务就交给了他。卜凡虽然是个本科在校生,但自己都自顾不暇,还有几科至今未补考成功,还留在未毕业名单上。也就岳岳,海归硕士,作为坤音四子中唯一真正文化人,补习数理化的艰巨任务就交给了他。

一整个暑假也就这么鸡飞狗跳的过去了。

 

灵超其实也不是那么的听话,总是会在木子洋面前胡说八道,要不就逗逗木子洋,木子洋也不客气,抓着灵超就打一顿。看起来凶狠,可实际上就是装腔作势,陪着灵超胡闹而已,木子洋从来没真正生气过。

木子洋被淘汰之后的两个周,大概是他俩相遇之后分隔最长的一段时间吧。

当自己被宣布为第22名的时候,木子洋看起来并没有那么伤心,甚至还安慰着旁边的哥哥弟弟说“幸好不是21名卡位,开心”。但两个弟弟一直低着头,眼角红红的,像是要哭出来一样。

但其实在大厂里,木子洋还是有自己放不下的事情的。

他担心灵超不好好吃东西,特地去超市买了两袋子零食。他担心灵超洗漱之后还吃糖,特地在糖袋上贴了“吃完糖要刷牙”的便利贴,他害怕灵超受伤,把自己的医药箱留给了灵超,还一样一样强调了不同药的用途。他离开的时候,灵超一个人走在最后,低着头。木子洋想了想,还是没有走到他的身边。他知道,他的小弟哭了。

临上车的时候,他拥抱灵超,说:“小弟,好好照顾自己,我们决赛见。”

灵超红了眼眶,轻轻的点着头。

木子洋轻笑着摸了摸灵超的头。“傻孩子,哭什么啊。”

回到宿舍,木子洋终于完全放松了下来。他躺在床上,按照经纪人的吩咐发完微博之后,就开始在微博上闲逛。没一会,微博提示了灵超的回复。“我没哭,那是我流的汗。”

傻孩子。木子洋有点哭笑不得。

“大眼睛的眼睛都长汗腺吗?”这孩子,让你嘴硬。

木子洋知道现实对灵超来说其实有些过于残酷,但他也无能为力,很多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如愿的,更何况太多的事情其实我们根本就无能为力。

我终究是要离开的啊。

其实两个人也就分别了不到两个礼拜吧。决赛那天木子洋和岳岳一起回到了大厂,参加决赛的录制。灵超的头发短了,好像又变瘦了一点,也可能没有。其实这么短暂的分别对木子洋并没有什么太大影响,他本来就是自由随性的人,去了趟泰国更是解放了天性一般,把在大厂的三个多月的压力基本全放下了。他其实对灵超和卜凡也不甚担心,毕竟几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几十个人关系互相还是挺不错的,只是有些担心两个人会因为没出道而难过。

网上的留言他不是不清楚,公司的动向他也不是完全没有耳闻,但他私心是希望坤音至少能有一个人是作为九子之一出道的,因为这是他们参加这个节目的目的。

出乎木子洋意料的是,决赛那天晚上,灵超没有哭,甚至看起来心情不错的到处安慰着或是因为高兴而哭泣又或是因为可惜而留下不甘泪水的哥哥们,而平日一副没心没肺做着看似“团霸”实则“团欺”的大只卜凡躲到了人群之后偷偷抹着泪水。

木子洋有些担心的走了过去,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纸巾,轻轻拭着卜凡的泪水。所有人都说木子洋对灵超好,但很多人看不到的是,木子洋同样照顾卜凡这个弟弟。

“你很棒了。”木子洋站在卜凡身前,拍了拍卜凡,安慰着他。

灵超看着背对着自己的木子洋,张了张嘴,那声洋哥还是没出口。

 

后来灵超成年了,公司把坤音四子组了个组合也出道了,组合发展一路上也算顺风顺水。

灵超不是没跟木子洋说过自己喜欢他,而且不止一次。木子洋只是轻笑着摸着灵超的头,温柔的说:“我也喜欢小弟啊。”有一次灵超实在是不乐意了,挺了挺身,说:“我是认真的,是恋人的那种喜欢。”

灵超能感觉到放在自己头顶的手僵了一下,木子洋也收敛了脸上轻笑的表情,许久未说话。

“小弟你还小,你不懂什么叫喜欢。你只是把对我的依赖误认为喜欢了。”过了很久,木子洋轻轻的说。

“不,木子洋,我懂,我比你想象中的懂。岳哥卜凡也照顾我,但我能感觉到我对他们的感情不一样。”

木子洋深叹了一口气,说:“小弟,可我对你只有对弟弟的感情,没有对恋人的感情。”说罢,他拍了拍灵超的肩膀,说了句“早点睡吧”,就起身回了卧室。

 

从那之后灵超就明显的感觉到了木子洋对自己变得疏离了。要说对他表面看起来还是那样的好,偶尔还是会在一起打打闹闹,可灵超知道,木子洋在他和自己的中间划了一道界线,不允许他自己跨出半步。

灵超也觉得委屈,自己已经大了,就算木子洋不喜欢自己,为什么现在连靠近他的机会都不给自己了。

这也不能怪木子洋,被自己奶大的弟弟突然告白的时候,木子洋才开始意识到,是自己平时模糊了暧昧的界线,才让对感情似懂非懂的灵超误会。他不是灵超那种涉世未深的少年,他知道自己必须把灵超对自己的爱意扼杀在萌芽,他知道他不能答应灵超,即使他自己心里也清楚自己对灵超的感情,绝不仅仅是对弟弟的照顾。他能骗得了所有人,却骗不了灵超,也骗不了自己。

所以他试图通过划清和灵超的界限来提醒灵超,也提醒自己,不能有任何非分之想,不能让灵超抱有一丝希望。

 

那天晚上是他们的庆功宴。庆祝他们的全国巡演完美谢幕。

四个人来到了酒吧,在包房里点了满满一桌子酒,岳岳和卜凡很激动,喝了很多。尤其是岳岳,三句话不离干杯,卜凡也陪着他喝,两个人不一会就喝的酩酊大醉。灵超的话相比就少了很多,不过他从那天跟木子洋告白无果之后话就变得少了很多,只是闷着头一杯接着一杯喝着酒。木子洋本能的想劝阻灵超,可想了想灵超已经成年了,况且自己已经没有理由劝阻灵超了,所以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们三个喝酒,只有岳岳非嚷着要让自己喝酒的时候才喝几杯。喝到差不多了,木子洋看着趴在桌子上的三个人,无奈的打电话把经纪人和助理都叫了过来。存着一点私心的,木子洋嘱咐经纪人和助理把岳岳和卜凡架了出去,自己则让灵超挂在自己身上,走了出去。

一晃动,灵超仿佛有些难受,开始趴在木子洋身上干呕。木子洋自己搬一米八多的灵超也费劲,看着灵超不舒服,自己也没什么办法,只能轻轻灵超的背,安抚似的上下摸着。

灵超感觉出了自己正趴在木子洋身上,整个人开始挣扎。没办法木子洋停了下来,扳过了灵超的脸,问他怎么了。灵超借着酒劲,迷迷糊糊的看着木子洋的脸,什么也没考虑就吻了上去。

就让我放纵这么一次吧。灵超想着。

木子洋被灵超嘴里的酒气熏的有些糊涂,也可能是为了安抚灵超,也可能是想让自己放肆一次,木子洋并没有立刻避开,只是在感受到了温润的触感之后,才把灵超拉开,柔声跟他说,“你喝醉了。”

他们谁都没有发现,他们身后的柱子后,有一个人刚合上手机,心满意足的离开。

 

第二天早上灵超是被电话铃声吵起来的。本来灵超是打算直接忽略掉吵闹的铃声的,在挂断的前一瞬,看到屏幕上“秦女士”的字眼,灵超酒醒了一半,接起了电话。

“你来公司一趟,我们谈谈。”老板说的很言简意赅,但灵超有些懵,巡演结束之后不是休假了吗?

他也把这个疑问问了出来。

“小于会开我新买的那辆车去接你,你记得捂得严实一点直接去地下车库,如果有记者采访你你什么都别说。至于发生了什么,你看看我给你发的微信吧。”说完,老板就把电话挂了。

灵超脑子嗡了一下。在连宿舍wifi的时候他在回想自己酒后到底干了什么出格的事情。

一连上wifi,瞬间手机弹出了几十条微信。灵超戳开了经纪人发给自己的微信,看着那张昏暗灯光下的照片,灵超拿手机的手开始不住颤抖。

虽然灯光昏暗,像素也有些模糊,但灵超一眼就看到了自己。自己和别人在酒吧门口拥吻。那人的脸并没有露出来,但灵超自己再清楚不过了,那个人的背影,甚至是后脑勺,自己都曾偷偷描绘过无数遍。

出门之后灵超才意识到老板为什么要特别嘱咐自己。宿舍门口围满了记者和粉丝,重重包围着宿舍,仿佛连一只苍蝇都不愿意放过。

在去往公司的路上,灵超在微博上搜索了自己和木子洋的名字,发现并没有相关新闻,轻舒了一口气,不知更多是为了自己还是木子洋。

 

公司公关虽然及时的撤下了热搜取消了组合的一切活动,那张灵超深夜在酒吧门口拥吻男性的照片还是被广泛流传。一时间,骂声,质疑,谴责充斥在灵超和他们组合的周围。木子洋曾经试图和公司谈判承认自己是照片里的男主角之一,并且公开与灵超的恋情以减轻对灵超的负面影响。

可公司拒绝了,并且从那之后,他再也没见过灵超。

后来他才知道,灵超自愿承担违约金和公司解约了。他发了声明,把所有的错误揽到了自己身上,然后人间蒸发一般,再无音讯。

 

灵超存着私心把自己的故事的不同部分写进了不同的小说不同的章节,又把每一个结局写成了自己二十岁那年设想的结局。两个人抛弃了世俗,勇敢的公开了恋情,然后获得众人祝福,幸福的生活下去。

黎明将至,灵超起身望着窗外,巨幅的LV海报就正对着窗户映入眼帘,就着微弱的晨光,灵超看了很久很久,然后缩了缩手腕,把满是伤痕的手腕缩进了衣服里,转身躺倒了床上。

那些在他抑郁症曾经试图割腕自杀的丑陋疤痕,就那么错综复杂的盘缠在他的手腕上,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

他缩在床里嚎啕大哭。

他们的相见,或许只能以这种方式了。

时间过得太快,而时间给出的答案又太残忍。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蔡徐坤,这么多年他还唯一联系的当年伙伴。

“我现在在美国。你怎么样,还好吗?”

“还好。你呢,你怎么样?”

“我…不太好。”

=tbc

好久没写文了呢那我总结一下上次的点梗
宜七和宜斑的先婚后爱
笔哥性虐团团(?)

谦宜范宜花式宠段

【谦宜】重拾坠欢03

实力ooc

设定俩人年龄差两岁左右

与现实无关

有点虐

不接受一切上升正主的辱骂 也不接受对我自己的批评23333

(最近一直在努力搞偶搞基cp都快写不下去了 结果ol的cp文也没写出来 ┓(;´_`)┏)

======================================

03

开始拍摄的时候,段宜恩本来感觉可能会有点尴尬,毕竟和前男友拍摄如此亲密的节目,可看到身旁泰然自若的金有谦他也有点放松下来了。

几年不见,金有谦的演技好了不少。

至少面对他的时候,可以装作一个从未见过之前并不认识的陌生人。

他长高了,还是和以前一样白,但比之前瘦了不少。

以前脸上的婴儿肥也尽数褪去,棱角分明的脸庞分明告诉自己他早已长大,可那软软糯糯的嗓音却一点没变。

虽然六年多没在一起了,可两个人毕竟在一起生活了很久,所以同居生活拍摄时显得格外默契。段宜恩也经常恍惚之中会忘记这是在拍摄节目,好像回到了从前,两个人一起逛超市,一起在家里玩闹,一起忙着做饭。

一天的拍摄结束了,节目组安排两人住在附近的酒店,给他们定了相邻的房间。

告别了工作人员,两个人一起进了电梯。

“好好休息,明天见。”在段宜恩即将走到自己房间门口的时候,金有谦开口。语气生疏的仿佛一个陌生人。仿佛之前一整天和自己一起拍摄的人不是他一样。

段宜恩猛地抬起自己一路上低着的头。

“有谦,我……”看着眼前高大的背影,段宜恩也不顾种种顾虑了,一把拉住了前面人的胳膊。

“我有话跟你说。给我一个机会吧。”

看着段宜恩祈求的眼神,金有谦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打开了房间门,扬了扬脖子。

段宜恩赶紧进去。

“坐下说吧。”边说着,金有谦边把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挂在衣架上。

“有谦,我…”话到了嘴边,段宜恩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他知道自己对不起金有谦,可道歉又有什么用呢,道歉是最没用的一种解决措施。

“如果你想说的是对不起或者是谢谢,不必了。过去的事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节目的事我也没帮上什么忙。”看着旁边段宜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金有谦感觉有些烦躁。

他已经很久没听到段宜恩的名字了,这么多年他也一直在有意无意的逃避这个名字。

可当那天他参加一个拍摄的时候,听到两个人在议论段宜恩,听到段宜恩过得不太好,所以当拿到公司制作的我结的合同的时候,他第一次耍了小性子威胁着邀请段宜恩参演。

要说金有谦不怨段宜恩,那是不可能的。对于他来说,段宜恩说要和他分开,对他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身边最亲密的人,就那样轻而易举的说出了离开。

后来金有谦偶然间参加了一个比赛,后来就被国内某个知名的模特公司签下了,去了欧洲走了几场秀,自己本来其实对未来没有多大的打算,对进军娱乐圈也没什么野心,但内心总有一个声音在提醒着金有谦,努力一点往前走,再努力一点。

自己就是因为没有能力,所以段宜恩才会离开自己的。

段宜恩陪伴了自己从少年到青年的时光,教自己变得圆滑,像个人生导师一般,却又陪伴着自己做了很多小孩子才会做的幼稚的事情。金有谦在学校里有着几个岗位,经历过几次背叛,被迫着读了不少书,以为自己懂得了人生的真谛,以为只有段宜恩才会永远陪在自己身边。可没想到,20岁那年,段宜恩教给了自己最重要的一课,离别。

看着一脸冷漠的金有谦,段宜恩突然有些语塞。眼前的人曾经永远都是笑眼盈盈的望着自己的,说着说着话就露出了无法掩饰的大白牙。而现在,他变得对周围淡漠了起来,眼里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和疏离。

“还有事吗?没事的话你就早点回去休息吧。今天劳累一天了,我也累了。明天见。”金有谦率先站起身来。

“谦儿,你为什么要帮我?”段宜恩低着头,也不说话,也没有任何行动。过了一会,才站起来,走到金有谦身前,问道。

“你不恨我吗?”

金有谦听到这句话之后,一把搂过了段宜恩,吻了上去。他像一只野兽一般粗暴的吻着,有些尖锐的虎牙咬破了段宜恩的嘴唇,然后柔软的舌头轻轻地舔舐着伤口,再灵活的同段宜恩的舌头纠缠着。

段宜恩感觉到了自己口腔中的血腥味道。

他试图挣脱金有谦让他恢复理智。

感受到血腥味的时候,金有谦也稍稍恢复了些理智。

他怨段宜恩,一次又一次给自己留下难题,明知道自己心软,还要一次一次揭自己伤疤。

“我累了,你也回去休息吧,晚安。”说完,金有谦直接朝着里面卧室的方向走去了。

轻轻摸了摸自己破了的嘴唇,段宜恩摇了摇头,离开了。

 

【谦宜】重拾坠欢02

啊啊啊啊啊我就写几篇土偶的文 你们不要因为这个取关我好不好qaq

会甜的会甜的一定会的

================================

02

段宜恩本身底子就不错,再加上作为偶像年龄的确已经不算小了,很快公司就让他以solo出道了。

刚开始的时候公司禁止段宜恩用手机,段宜恩倒也乐得自在。

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过去的朋友,他不知道该如何跟过去两人共同的朋友解释分手的原因,也自欺欺人式的逃避一切有关于金有谦的消息。他很害怕听到金有谦过得不好的消息,因为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段宜恩躺在宿舍的小床上,失眠的时候,段宜恩总是控制不住的去想金有谦。对于他来说,金有谦很重要,但好像也没那么重要。段宜恩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多情的人,甚至可以说是有点薄情,初中高中的时候谈的那些女朋友也是,说在一起就在一起,说分手就分手,并不会难过多久。但金有谦不一样,自己是金有谦的初恋,谦米又是那么一个纯情的孩子,不知道金有谦会不会做一些冲动的事。

但时间一长,段宜恩越来越融入到新的生活中,想起金有谦的时候越来越少,也越来越没有感觉了。

段宜恩在刚出道的时候的确在乐坛造成了些许骚乱,火过一阵子,可不知为何后劲乏力,一张专辑的销量不如一张。公司和段宜恩本人都焦急过,也尝试过换了很多风格,但效果都不甚理想。

即使走性感路线也好像提不起粉丝多大兴趣。

到后来公司也有点放弃段宜恩了,没有节目邀约,没有资源,段宜恩大把时间在工作室里写歌,靠出售版权谋生。

那天他在家里无所事事的换着台,恰巧换到了某大热频道的大热节目,看到镜头里一闪而过的人,段宜恩楞了一下,举着的手放了下来。

他知道自己出道后不久金有谦也出道了。貌似是参加了什么比赛,成绩不错,后来参加了首尔时装周的走秀,一炮而红,也算是模特界的新宠了。近两年也开始注重国内的发展,开始参加一些国内综艺节目,也发过一两张单曲,人气在国内也算高涨。

这或许是上天给自己的惩罚吧。段宜恩自嘲似的想了想。自己为了前途抛弃了金有谦,金有谦现在发展的这么好,而自己都快连生活都维持不下去了。

这些年段宜恩不是没想过联系金有谦,至少能给他道个歉什么的,只是后来一拖再拖,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远,发展差距越来越大,段宜恩不知道该用什么身份联系他,也怕他误会自己是为了利用他而和他联系的,这件事最后还是被段宜恩搁浅了。

“恩恩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结给你发了邀请,希望你能成为新一期的录制嘉宾。”突然手机震动了一下,是经纪人来的微信。

“什么???我结???”段宜恩有点不敢相信,我结是全国最火的综艺之一,在全国有着一大批忠实粉丝,参演了这类综艺一定会使自己曝光度大增。

“是啊,好像说另一方执意要和你一起出演,否则拒绝出演。好像说那个人是你的歌迷,可能也是想帮你吧。明天来趟公司签合同吧。”

“那你知道出演的另一方是谁吗?”自己的歌迷,而且应该是娱乐圈里挺出名的,段宜恩完全没有头绪。

“不知道,节目组那边没说。”

段宜恩把手机丢到了一旁,深吸了一口气。

这是一次对自己至关重要的机会。段宜恩知道,这个机会不容许自己有任何闪失。如果他还想需要走下去。

签合约的时候,段宜恩看到合约上熟悉的名字,手抖了一下。

金有谦。

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是你吗?你又为什么要帮我呢?